黄鸣:坚守是我们的性格 (转)

黄鸣:坚守是我们的性格 (转)


  斯德哥尔摩,灯火通明的瑞典议会大厅,“正确生活方式奖”的颁奖现场座无虚席。在众人雷鸣般的掌声中,一位中国企业家缓缓走上主席台,接受大家诚挚的祝贺和敬意。他获奖感言的题目是“WhoamI?(我是谁?)”作为该奖项创立30年来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他是谁?

GG 33
  
  “他研发出顶尖的太阳能技术,并大规模推广使用。他在中国山东德州建立的太阳谷,为全世界树立了一个可再生能源的样板。”他是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鸣,也是舆论眼中的太阳能痴人或布道者。在斯德哥尔摩期间,他接受了《经济参考报》记者的专访。
  
  太阳能痴人的解脱和突破
  
  “虽然也获得过很多奖项,心理上的疲倦在所难免,但当得知获得这个奖项时,不仅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而且心中还多了另一种感觉。”作为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作为一位十多年来不曾停歇脚步在国际上为太阳能和可再生能源奔走、呐喊的太阳能“痴人”,黄鸣在面对记者时,眼中似乎藏了许多故事想要表述。他将这另一种感觉概括为两个词“解脱”和“突破”。
  
  “正确生活方式奖”于1980年设立,旨在表彰那些“为人类福祉做出杰出贡献”、但未获诺贝尔奖肯定的人,所以在国际又被称为“诺贝尔替代奖”,以奖励和支持那些对“当今世界面临的最急迫的,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提供了可行的,能够解决问题的人”。迄今为止,这一奖项已覆盖全球61个国家的145位得主。黄鸣因为其在太阳能领域的卓越贡献,成为30年来首位获此奖项的中国人。
  
  该奖创始人雅各布·尤克斯卡尔在颁奖词中说,“黄鸣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太阳能企业家,证明了企业界可以为全球能源和气候问题做出贡献。他研发出顶尖的太阳能技术,并大规模推广使用。他在中国山东德州建立的太阳谷,为全世界树立了一个可再生能源的样板”。
  
  正是国际上对他太阳能梦想的认可和褒奖,使他在这条艰辛旅程上行走的过程中,感到了“解脱”和“突破”。
  
  “自1995年创办中国皇明太阳能公司以来,一直把"为了子孙的蓝天白云,实现全球能源替代"作为公司的愿景。”黄鸣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十多年来,通过自主创新,皇明公司创造出中国太阳能可持续发展新模式,使两亿多中国人用上太阳能,其中40%在农村,共计推广太阳能集热器达到2000万平方米,节煤4000多万吨,减少相应污染物排放近4000多万吨。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减少相应污染物排放近33600多万吨。

GG 32
  
  “中国古代有一个神话故事叫做"夸父追日",故事的主角夸父为了使自己的族人能够活下去,想要追上太阳,好让阳光不再焦灼,但最终因焦渴而逝。我不敢自比夸父,也不相信靠我一己之力能够力挽狂澜,所以我才召集了与我有共同梦想的伙伴们在中国的德州,一个三线城市为全球树立样板,以此推广我们的理念与模式,希望能够改变人的观念,希望"微排"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如果全世界都微排了,那能源危机还算什么?”黄鸣语气坚定,一如他本人对太阳能事业的执著。
  
  倡导未来生活方式“皇明模式”
  
  为可再生能源呐喊的黄鸣,“出身”却是地地道道的传统能源行业。1982年,他毕业于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大学,并到原地矿部德州石油钻井技术研究所工作。
  
  黄鸣说,“在33年前,我在石油大学的老师陈如恒教授告诉我们"中国石油只够开采50年",当时我算着干50年后刚好退休。可后来我有了宝贝女儿才发觉,几十年后等到石油采完了我也该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我的女儿那一代人面对的将是冰冷的家和污染的世界,她会不会在某一天指着我的墓碑说"都怪你们采光了石油"?我害怕我们的后代会这样责怪我们,于是在1995年毅然转身投入太阳能产业,成立了皇明太阳能公司。”
  
  “为了子孙的蓝天白云”和对珍贵能源的认知推动着黄鸣一步一步实践他最初的梦想,他提出了“皇明模式”。黄鸣告诉记者,“所谓皇明模式,就是在一个城市或社区建设中,全部引入节能环保设备,把中水处理、太阳能采暖、太阳能制冷、太阳能沼气、太阳能建筑、太阳能门窗等所有东西融合在一起,再用智能技术加以自动化管理,这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也应该是我们未来生活的方式。”
  
  作为践行“皇明模式”的范例,黄鸣于2010年在山东省德州市建成了中国太阳谷一个在办公、居住、交通、生产等领域均实现“微排化”的太阳能产业集群,树立起未来“微排城市”的模板。在这个“微排城市”里,写字楼群、住宅社区、度假酒店、厂房、学校、交通等所需的能源,几乎均由以太阳能为核心的新能源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参与提供,应用100多种节能和清洁能源科技,可再生能源利用率达40%以上,建筑和照明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30%,整体节能80%以上。
  
  黄鸣告诉记者,为了创造这一样板效应,他几乎倾注了自己所有积蓄,而这个融合了办公、会议、旅游、休闲、开发等多功能的示范区正吸引着全球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企业关注,大规模复制推广太阳谷的设想正逐步变为现实。
  
  今年,黄鸣又将立体城市理念与节能环保技术结合,提出了“未来方舟”计划。“例如,一个未来方舟容纳10万人,下层用于商业、办公、学校、医院,上层建成住宅,原来是来来回回上下班,现在是上上下下上下班,方舟内依靠公共交通,两个方舟之间由太阳能交通工具连接,这中间节省了多少能源?”他畅想到。

GG 31
  
  做商业模式上成功的样板
  
  眼下中国太阳能产业发展状况令人堪忧。光伏发电方面,“淘硅热”的后遗症是现在的产能大大超出需求,与此同时,欧洲削减太阳能补贴、美国发起“双反”调查,使一度如火如荼的太阳能光伏行业迅速进入寒冬。而光热发电的市场面临的是另一重挑战:正逐步从城市退向农村,其边缘化形势十分严峻。
  
  不过,黄鸣对太阳能发电的前景仍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经过大规模竞争,太阳能电力的价格大幅降低,在一些光照条件较好的地区已接近常规能源电力价格。如果太阳能电价进一步降低,实现对常规能源电价的“反转”,太阳能产业将迎来一次大发展。“早则3年,晚则7年,光伏发电的第二次大跳跃就会实现。”
  
  不过,实践梦想的路上还是荆棘密布。“我们在推广的过程中有时候很悲哀,之前我们和一些开发商谈合作,他们和我们说,在宣传的时候不能过分提太阳能,不能过分提节能环保,因为,太阳能比一般的能源贵,很多人会觉得不合算。”黄鸣的话中有些许无奈。不过,他也一直坚信,并非只有当新能源的价格低于传统能源价格后才能发展,环保生态的产品能够成为人们生活方式和潮流,不仅仅在价格,更在于其内在的价值取向的体现。
  
  黄鸣一直坚信,他所倡导的“皇明模式”一定要做出一个样板,而且这个样板一定要在经济上和商业模式上取得胜利。黄鸣说,仅靠政府补贴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困难很多,但我们会坚守,这是我们的性格。”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