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學

斯坦福大學


斯坦福大學(全稱:小利蘭·斯坦福大學,英語:StanfordUniversity,全稱LelandStanfordJuniorUniversity,1891年10月1日—)是美國一所私立大學,通常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大學之一。它 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斯坦福市,臨近三藩市。斯坦福大學擁有的資產屬於世界大學中最大的之一。它占地35平方公里,是美國面積第二的大學。斯大的主要學術機 構,除胡佛研究所和體育運動娛樂部外,還有商業研究生院,法學院,教育學院,工學院,地球科學學院,文理學院,醫學院等。

中文名:斯坦福大學
英文名:LelandStanfordJuniorUniversity
校訓: 自由之風永遠吹
創建時間:1891年
類別: 私立大學
校長: 約翰·亨尼斯
知名校友:林納斯·保林、肯尼斯·阿羅、米爾頓·弗裏德曼
所屬地區:美國 斯坦福
院系設置:醫科、電子/電機工程、環境工程、統計學、石油工程、生物化學、機械工程、電腦工程、工業工 程、運籌學、航太工程、數學、化學、物理、地質科學、化學工程、土木工程

斯坦福大學 – 基本概況

斯坦福大學始建於1885年。當時的加州鐵路大王、曾擔任加州州長的老利蘭·斯坦福為紀念他在義大利遊歷時染病而死的兒子,決定捐錢在帕洛·阿爾托成立斯坦福大學,並把自己8180英畝用來培訓優種賽馬的農場拿出來作為學校的校園。他們的這一決定為以後的加州及美國帶來了無盡的財富,儘管當時這裏在美國人眼中還是荒涼閉塞的邊遠西部。直到現在,人們還稱斯坦福為“農場”。因此,在斯坦福大學,自行車是學生們必備的交通工具。

斯坦福大學的樓房都是黃磚紅瓦,四平八穩,一律是十七世紀西班牙的傳道堂式——沒有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那些年代不同、風格各異的樓房,更少了東北部大學牆壁上爬滿的常春藤,進入大學,首先看到的是土黃色石牆環繞下的紅屋頂建築,拱廊相接,棕枷成行,在古典與現代的交映中充滿了濃濃的文化和學術氣息。中心廣場是斯坦福的主要部分,在它的四周,商學院、地學院、教育學院、工學院、法學院、醫學院等星羅棋佈。

往外,就是斯坦福科學園區、植物園、高爾夫球場和若干個科學試驗場。斯坦福大學中最有名的建築是斯坦福紀念教堂。設計斯坦福校園的,正是著名設計家弗萊德裏克·歐姆斯泰德(Frederick Olmsted),著名的艾姆赫斯特學院也是他設計的,而他最為人稱道的傳世之作,是紐約曼哈頓的中央公園、三藩市的金門公園。他的特色是自然森林式設計,加上自由曲線的道路。可是斯坦福卻沒有這樣的特色,給人印象深刻的卻是毫無自然意味、顯示人工規模的好幾公里的椰子樹大道。

斯坦福大學 – 歷史淵源

有著“西部哈佛”之稱的斯坦福大學創校時並不十分有名。但在開明的校風和有傳染性的西岸樂觀主義主導之下,融合了西部文化和高科技的精髓,在科研和學術領域雙雙取得驕人的成績。
紀念夭折愛子建大學

美麗的斯坦福大學坐落在帕拉托市(PaloAlto),PaloAlto指的是三藩市灣的紅杉樹。1876年,老斯坦福在這裏購買了263公頃土地,作為養馬牧場。後來又擴大到3237公頃,成為今天斯坦福大學校園的地盤。在斯坦福大學的徽標以及體育運動標誌中就有紅杉的形象。

老斯坦福出生在一個富裕的農場主家庭。1861年擔任加州州長。1863年他和夫人珍妮建立了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斯坦福擔任總裁。

1884年,他的愛子小斯坦福隨父母在歐洲旅行時,感染了傷寒不幸病逝。悲痛的斯坦福夫婦返回美國後,決定將他的2000萬美元的積蓄和他在帕拉托的3561公頃的土地用來創建一所宏偉的大學。
1891年10月1日,斯坦福大學舉行開學典禮。當時紐約的報紙曾預言沒有人會到蠻荒之地的西部上這所大學:“教授們將在大理石教室裏,面對空板凳講課。”但大學揭幕之日,意想不到的車水馬龍。第一屆男女學生共559人,其中三分之二來自加州以外。

斯 坦福大學從一開始就與美國東部的傳統學校不同:當時大多數大學只收男生,這裏則男女合校;大多數學校都與宗教團體相關,這裏則沒有宗派;大多數教育只跟隨 前人的腳步,這裏則宣導實踐,培養有文化的、對社會有用的公民。喬丹從1891年到1913年擔任了23年的校長,他是引導斯坦福大學走向輝煌的傑出教育家。

斯坦福大學 – 精神內涵

一、創業精神——經濟文化的繁盛

在斯坦福大學的辦學過程中,始終貫徹著人 盡其才、物盡其用的思想,飽含著學以創業、學以致用的精神。正如老斯坦福先生在首次開學典禮上所說的,“請記住,生活歸根到底是指向實用的,你們到此應該 是為了為自己謀求一個有用的職業。但也應明白,這必須包含著創新、進取的願望、良好的設計和最終使之實現的努力”。這就是影響著斯坦福以及斯坦福人發展、 成長的教育文化理念,她鼓勵每一個有設想的人去創業、去突破。而且與斯坦福大學共生共長的矽谷所衍生的進取精神,也成為了前行之路上的斯坦福以及斯坦福人 的精神支柱。

二、尋求大學的生產性功能:發展大學與工業的合作關係

科技是生產力,知識是科技的基礎,大學是生產知識的最重要的地方,這一系列的邏輯關係推動著大學把知識投向工業,使工業以科技取得發展、創新。這種邏輯關係正是“實用教育”觀念的體現。斯坦福大學的斯坦福先生的“實用教育” (PracticalEducation)的教育觀從一開始就影響著斯坦福大學的成長。斯坦福先生並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他是作為一個實業家進入社會的。實 業家的社會實踐,使他懂得教育對於振興實業的重要性,同時,他又明瞭實業界需要什麼樣的教育,特別是什麼樣的高等教育。“實用教育”也就成為其創辦斯坦福 大學的理念。而作為斯坦福研究園區創辦者的特曼教授也是持此種觀念的重要人物,他反對把大學辦成一個脫離實際的“象牙之塔”。他預見到,50至60年代聯邦政府將重新關注高等教育、增加對大學的資助。

斯坦福大學現任校長格哈德-卡斯帕爾(GerhardCasper)於1998年新學年對新生的演說中,再次明確了斯坦福的一貫傳統,提出了“大學是一所公眾服務機構”的思想。他還闡述了“大學行使商業機構的功能並不是一件壞事”的道理,按照亞當·斯密的觀點,個人對自身利益的理性追求通常可以促進社會的整體利益。而且大學如能得到更多的資金的支持,那麼學校的教學、科研和開發等職能就都能夠開展得相當充分、而且有步驟。這樣對學生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和人類的公共福利都是有一定益處的。

保持持續不斷的大學-工業的合作關係,是斯坦福大學的傳統,是為學術的高水準和為公共服務而努力的重要方式。這種做法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贊許和支持。

三、管理不是行政的、而是學術性的和生產性的,不僅僅是有序的、而且是有效的。

斯 坦福研究園區的建設重點集中在土地的出租和管理上。最初研究園區的土地租借期為99年,1960年把租期縮短為51年,當時是需要預付租金總額的。到 1987年,建立了每年支付租金的制度。這也可以看出,時代的進步以及矽谷的迅猛發展已成為斯坦福研究園區得天獨厚的條件和優勢。斯坦福對投資者的申請特 別謹慎,科研、開發和輕工業、製造業,被優先批准並允許長久存在,因為它們不會造成煙塵、噪音、臭氣或威脅生命的物質等。許多園區承租者,把注意力放在電 子、航空航太、藥物和化學領域。由於研究園區對工業的進入有嚴格的限定,所以園區的土地出租必須經過談判,雙方的行為都應該建立在一個嚴格的商業基礎之 上。比如,公司在園區租借到了土地,可以按照自己的風格和意願建造自己的建築物。

但是在建造之前,必須該計畫報斯坦福大學批准才可以施工。 而且,在建築物的規劃上,斯坦福的建築師和風景設計師要自始至終加以審核,以保證與總體佈局相一致。公司要擴建或變更時,不管是次要的建築物和風景設計, 還是輔助性的或裝飾性的結構,都必須經過斯坦福大學和帕洛·阿爾托市的建築審查委員會雙方的審查和批准。帕洛·阿爾托市的城市規劃有嚴格的規定,如園區內一英畝地的最大建築覆蓋率為30%,並且規定在居住區域附近最大建築高度為35英尺,地下建築深度為25英尺。對地下公共設施的安裝、道路的維護保養,園區的治安保衛和防火工作等也都有詳細的規定。

雖 然如此,各公司、企業仍願意在研究園區佔有一席之地,因為這意味著成功機率的加大。地處園區內部,公司可以經常與大學相關部門接觸,通過這種接觸可以發現 創業更多的機會。所以,在研究園區內的種種行為都可以歸結為一點,就是"謀求共生共長的發展和進步,並預期這些進展會導致社會的積極變化與改進"。因此, 對研究園區管理的主導思想是:促成承租者、大學和周圍各團體的事業、並取得足夠的信譽。當然,在出租土地方面斯坦福大學和帕洛·阿爾托市都獲得了可觀的經 濟效益。斯坦福大學僅預付租界土地的所得,每年約有300萬美元。另外,每年的租金約有130萬美元。這些收入有相當一部分用於改善園區之用。“在建築管 理上允許斯坦福保持有吸引力的和有特色的建築物和場地。大學的美學標準是高的,但是我們感到必須用一些附加費去建設和保持一個第一流的開拓區,這也是各個 公司精明的投資,需要為雇員們提供愉快的工作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