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5芝加哥会议中心不为人知的内幕(续):充斥风险 伊州政府已否认代言(转)

EB-5芝加哥会议中心不为人知的内幕(续):充斥风险 伊州政府已否认代言(转)


135

 

自从法佑网在去年率先指出“芝加哥会议中心”项目巨大风险之后(点此查看报导),业界更多专家纷纷爆出该项目更多内幕。

自2011年下半年起,现年28岁的芝加哥会议中心总裁Anshoo Sethi(见图,中译名为“安晟”)频频亮相于中国各大媒体,一心要从世界工厂的经济成果中分一杯羹;他自称来自于一个有着三十年经营酒店历史的家族, 计划从中国筹资2.5亿美元在奥黑尔国际机场(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附近兴建五家豪华酒店,并使投资人籍此拿到绿卡,可谓雄心勃勃;然而美国业内有不少资深移民分析师却对其计划的可行度深表怀疑,称该项目 同时折射出EB-5投资移民的希望与风险。

33元的“招待所”店长   想要融资7.35亿 

 按照Sethi的计划,会议中心的落脚点位于芝加哥Norwood Park社区,这片地上现有的建筑是他家族开办的经济型酒店,入住价格仅为每晚33美元,泳池因长年不用而底部长满青草;连他本人也承认本项目是一桩“艰 难的买卖”。他计划中的宏大项目在业内被认为是华而不实,仅靠中方经纪人的大规模宣传才得以出名,其可靠性甚至远不如一些能迅速创造就业机会的小型项目。

Sethi此次在上海接受采访时,只透露了项目计划的部分细节,提到会议中心将获益于奥黑尔机场扩建带来的交通流量,为当地创造5000个就业机会。而 根据招股书中的描述,该项目预计招募499名投资人,耗资7.35亿美元;投资人除支付50万美元之外,还需付给Sethi 4.15万美元的管理费和受托人费用。Sethi目前拒绝透露已加盟投资人的具体人数。

政府多次与其切割   明确否认“政府代言”

 伊州政府一开始对Sethi的宏大计划十分感兴趣,当时的伊州商业与经济机会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 and Economic Opportunity)部长Warren Ribley曾在一段宣传视频中露面表示对该项目的支持,同一视频还展示了伊州州长Pat Quinn前往北京参加宣传活动的情景;但该项目与政府的关系并非外人所想的那样可靠。

伊州官员已在今年一月向Sethi发去多封邮件,明确要求后者停止在宣传材料中使用州长的照片和州政府印章;但Sethi称他对政府的人事变动毫不知情,仍在宣传中继续使用Ribley和Quinn的视频。

伊州政府Marcelyn Love称,Ribley擅自同意在Sethi宣传视频中代言的行为属于超越职权,并未经过州长的批准;而且州长亲临北京参与项目宣传的说法也是一个误 会,他到现场的目的只是想在一般意义上促进对伊州的投资,而绝非为Sethi的项目做代言广告。

项目一团糟    中介机构严重夸大事实

 而业内的财务分析师对于本项目亦不看好,认为它“从一开始就有问题”。投资移民项目分析网站eb5info.com的创始人Michael Gibson称芝加哥会议中心项目“过于庞大”且“不现实”,他提到芝加哥的酒店市场已然饱和,而且要吸引到大量私人投资者和公共融资本身便是一项极为艰 巨的任务,他在访谈中直言该项目“简直是一团糟”。Gibson 指出,要达到从499名投资人身上筹集巨额资本这一目标,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中介机构往往会在宣传中严重夸大事实。

一名芝加哥财务分析师Punyu Ho告诫对会议中心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Sethi在项目宣传中有大量假设是站不住脚的,例如认为8201 W. Higgins Road处的地产在未来将值6亿美元,但该地产在2003年的实际售价仅为1320万美元;“试问要如何修缮这块地皮,才能使这一价格实现?”

Sethi家族的真实状况:13岁童工入行?酒店惨淡经营  签发空头支票

 Sethi在其个人主页上称自己有着15年的房地产开发和财务分析经验,这意味着他早在13岁便已入行。Sethi家族开办的芝加哥奥黑尔花园酒店 (Chicago O’Hare Garden Hotel)目前处于惨淡经营状态,芝加哥建筑检查官员在去年对该酒店的评价是:地面覆层有缺陷,缺乏感烟火灾探测器,墙上和天花板上有孔洞。

该酒店的品牌原本属于温德姆(Wyndham)连锁,但温德姆酒店集团在去年起诉Sethi父子违反连锁店的卫生规定,起诉要求解除加盟合约并索赔35.5万美元;Sethi父子的酒店在本次官司后丧失加盟店资格,现以自主名义经营。

伊州政府在2010年起诉Sethi父子,称其酒店拖欠员工工资8300美元;法庭文件还显示,一家货币兑换公司也在同年起诉该酒店签发空头支票。在问及上述情形时,Sethi称相关债务均已清偿,但拒绝对自己的从业经历发表评论。

对于以上种种质疑,Sethi的顾问称这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项目做得好,引起了“他人嫉恨”所致。而Sethi本人则在最近多次飞往北京、上海等以外的小城市广作宣传,感叹“真正的有钱人早已离开中国”。